你好,欢迎光临亚欧能源网 用户名: 密码: 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添加投稿

皂角树之恋

来源:亚欧能源网    发布时间:2017-04-26 08:59:29 

    亚欧能源网因书刊需要几幅图,我与编辑部几位同事去了贾汪大洞山茱萸寺取景。当我们来到茱萸寺后坡的茱萸园,远远看到一颗挂满犹如扁豆梅的大树。经问,才知那是一棵有着三百多年树龄的皂角树。

    我们来到皂角树下歇息。当时天气较热,不一会,来茱萸寺游玩、上香的游客也纷纷到树下乘凉。皂角可以洗衣、洗头……一位游客说。

    是的,这棵皂角树成就了我朋友一段美好姻缘呢!一位大约二十四五岁的美丽女子接着说。

    可以说说这棵树怎么成就你朋友的爱情故事吗?因为搞文字工作,我好奇地问那位靓丽女子。她自称叫肖阳。肖阳听说我从事新闻工作,便用一口好听的普通话向我娓娓道来……

    我老家在盐城,朋友夏雨薇,我大学同学,她家在连云港。我与夏雨薇同在徐州矿业大学读书。因同桌,又同住一个寝室,我们自然成为好友。毕业后,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工作。去年十一前夕,雨薇给我电话,说自己要嫁到徐州做新娘了,在为雨薇高兴之际,作为好友,我成为她的伴娘。

    来徐州的客车上,我一直在想,曾在学校被称为校花、既聪明又美丽清高的雨薇要嫁的是怎样的人?雨薇这样美丽的女子心气很高,属世间尤物,但也注定孤独。当时很多优秀男生追求她,难能有她中意的。

    当我按照雨薇告知的路线,下了客车,搭乘公交车到达贾汪后。出租车围着贾汪兜兜转转才找到雨薇住的小区楼下,开门的是雨薇,她后面紧跟着一个相貌平平、而又毫不起眼的男子。雨薇告诉我:这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准新郎何呈伟。我当时的失望瞬间写在脸上,雨薇微笑着看在眼里,为了缓解尴尬场面,雨薇把我拥在怀里,用力抱一下。

    当天夜里,我与雨薇像在学校时一样躺在她新房的床上聊天。雨薇的一头长发如玄色的缎子在床上铺陈开来:好漂亮的头发,雨薇,用什么产品护的发?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秀发。

    雨薇微笑着起身,打开床头柜,拿出一只弯月似的豆荚,说:用这个洗的。这是什么啊?怎么可以把你的发丝弄得如此柔顺!我惊讶地问。“皂角,呈伟老家大洞山上皂角树结的”雨薇微笑着告诉我。

    我这才想起来问:雨薇,你嫁给他,不会是因为这个皂角吧?雨薇笑了,点着我的额头:傻丫头,他很平常是吗?

    我点点头,大学时期,那么多出身名门、身家丰厚兼高大俊朗的优秀男生喜欢你,你一概不放在眼里,而现在居然会选择何呈伟这类平淡无奇的男子……他是很平常,我跟何呈伟认识的时间已经一年半了,直到半年前,我才知道他就是我心底一直想嫁的那种男人。

    认识何呈伟是在一年前的苏州商务会议上。白天大家在一起开会,晚上约在一起K歌或去咖啡厅喝咖啡,呈伟也在其中,只是他喝茶,我喝咖啡。坐在一隅的呈伟告诉我咖啡喝多了不好,夜晚睡眠不好,白天会没有精神,伤身。当时,我觉得他超琐碎、可笑,但出于礼貌,只好敷衍他几句。

    那几天,我的房间里每天都有人送鲜花,有时是玫瑰,有时是香水百合。只是何呈伟,他每天早上总是用毛巾包着一杯热豆浆送给我,很认真地告诉我:喝豆浆对女性的身体和皮肤有益。当时,我喝着热豆浆,却在心里觉得他特老土。

    会议结束后,大家各自散去,我回到了连云港,回来后没多久,我就把何呈伟忘得一干二净,以至于一个月后,他打电话来自报家门的时候,我竟想不起他的长相来,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平常了。
何呈伟告诉我:他近期来连云港出差。我说来之后打个电话,一起吃顿饭。何呈伟来的那天,我正好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烦心,把何呈伟来的事忘记了,晚上一个人喝多了酒。

    何呈伟打电话找到我,赶来送我回家,在我家的厨房里还做了海鲜汤给我解酒。

    第二天一大早,呈伟又送来一大杯奶茶,说奶茶解酒。喝过奶茶觉得胃里舒服多了。为了尽地主之谊,我陪着他游览了花果山、渔湾等景区。在花果山上,呈伟怕我摔着,始终不离我左右。我所有的烦恼也随着山上云雾渐渐散去。虽然身边的何呈伟没有多少话语,但我心里觉得十分安慰。

    在回徐州之前,何呈伟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爱惜自己的身体,少喝酒。我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啰唆。何呈伟深深望着我:因为,你住在我心里,如有任何不适,总牵扯我的心。望着他怜爱的眼神,我被他朴实的话语感动的眼眶潮湿,但仍然装作不解风情。因为那时,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一个家境很好又俊朗的男人。

    呈伟回到徐州后,经常打电话来,电话里,他无非就是关照我,不要太累,不要喝太多咖啡,不要熬夜,要爱惜身体,早晨熬点米粥,不要到外面吃油炸食品等。都是无关紧要的家常话。何呈伟能说的好像也只有那几句,我听着,虽然有些啰嗦,但又觉得他的嘱托就像一个远方的亲人。虽然这个男人琐碎,但细心!

    半年以后,不知何故,我的头发开始无缘由地脱发,而且慢慢变白。焦急的我看了许多医生,中医西医,均不见效。渐渐,丝丝缕缕的白发越来越多。我拼命用染发来遮盖,可化学染发剂导致的后果是大量脱发。不到三个月,我原本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变得稀稀疏疏。曾经说爱我一生一世,说我是他的唯一的男人怕我患上什么病症,成为白发女而借故离开了我。

    因患上白发病症加失恋。我整夜无眠,整个人变得憔悴不堪。午夜,我突然想起何呈伟,第一次主动给他打了电话,任凭他在电话里着急地询问,我只是对着话筒哭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当我包着丝巾下班回家,看见何呈伟站在门口。望着曾经我的满头秀发如今如霜染,我分明看到了何呈伟眼里藏着深深的痛楚。他带我去做了各项身体检查,而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精神太过紧张,压力太大等造成的。医生建议我和我的头发都需要好好休息,否则有一天我的头发即使不掉光也会全部变成白发。想象以后自己满头白发的样子,我伏在呈伟肩上哭得梨花带雨,哭得他痛断了肠。

    何呈伟打电话向他所在的公司请了假,说要带我回他徐州老家,一个叫贾汪鹿楼的地方。他告诉我,他们村后大洞山茱萸园内圣水泉旁生长着一棵三百多年古树。这株树树身近十五米高,要两个成年人合抱才能将树身环抱过来,此树生得枝繁叶茂,密不透光,枝头上结满了一串串似弯月,又如扁豆梅形状的果实。这棵树叫皂角树。

    无助的我在呈伟的劝说下,向公司请了假,跟随他来到了贾汪鹿楼,在他老家住下来。第二天,他便带我去了大洞山茱萸寺,他虔诚地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我的头发尽快恢复原来的黑亮。他又陪我来到茱萸寺后破茱萸园,我看到了那棵皂角树,当我们信步走到皂角树下,微风吹来,皂角像风铃一般飘摇作响,很美!

    回到家吃罢饭,呈伟安排我在他老家院子石榴树下看书,他却骑着自行车匆匆出门。半个小时后,呈伟气喘吁吁的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只皂角,他告诉我:这个是用来给你洗头的。对你的头发有好处。我接过来笑了,这个可以洗头?能治我的白发?

    用锤子砸出的汁液既可以洗头,或许可以治愈你的头发!何呈伟满怀期望地说。

    我仔细端详手里叫做皂角的的东西。它像豆荚,硬邦邦的外皮呈咖啡色,斑斑点点,如枯败的秋叶。用手摇晃,好像里面哗哗作响,似核,又如液体。剥开一点外壳,看见里面有很硬的纤维组织,还有膏状的物质,这大概就是洗发起作用的成分吧!

    何呈伟轻轻砸碎皂角,放进盆里,加上用矿泉水瓶在圣水泉装来的圣泉水温热用手搓,真的起了一些泡沫。然后,他细心捞去果壳、果籽,又用纱布过滤掉水中残留的细小壳屑,微笑对我说:这就是真正纯天然的皂角洗发精华液。

    呈伟轻轻帮我解开发丝,将我干枯的头发浸入散发着清涩味道的皂角液里。他的手在我的头发上长时间地轻轻揉着,那般专注与细心。在他轻柔的揉搓与按摩下,我发丝上的白色泡沫渐渐丰富起来。过了大约十分钟,他用清水把我的头发冲洗干净,然后用干净的毛巾把发丝里的水分轻轻挤干晾干,那一刻我能感到每一根,每一缕发丝都陶醉在他的温情里。那段时间,我开始变得喜欢用皂角洗头发了,也依恋上呈伟那双轻柔、温暖的手与他专注的神情。

    每天早晨天不亮,呈伟就到大洞山茱萸寺后面那棵碧绿的皂角树下拣拾皂角。吃完早饭,就在石窝窝里捣鼓碎了榨出液,让我躺在竹椅上,把皂角汁液轻轻揉在我的头发上搓出满头的泡沫,搓出满院子的皂角香。

    呈伟一遍又一遍地帮我洗发,我的头发上整日飘浮着皂角汁液的芳香。这是乡野特有的朴实、淡雅的芳香,包含着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珍爱。

    我爱上何呈伟给我洗头的专注样子。他望向我的眼神像一波春水,柔得让人心醉……

    他总是在制作好皂角汁后,换上白色衬衣,把自己收拾得神清气爽,然后把一大盆掺了皂角的水端到院子里的石榴树下,让我躺在竹椅上,便于让我的头发垂下来,呈伟坐在我头的上方,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帮我洗头梳头。半个月后,我就停止了脱发,又过半个月,我头顶居然长出了茂密的发丝,而且都是玄色的。

    忙碌了一天,夜幕降临,村庄升起袅袅炊烟,人声畜语,隔山涉水般传来,我和呈伟并排坐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听洞山禅声庙韵,观近处草木叶上渐起的露珠。远山传来的悠悠竹笛声,月色和草木裹着笛音,绵长的笛声把一切都打开、催生,包括我封存心底的爱情。

    收回远眺的目光,望着身边给予我无限温情与关爱的男子,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世上有一种爱情,没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张扬,而是最朴实,最真挚的默默关爱。没有爱你一生一世的誓言,而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至诚。

    一个月后,呈伟捡拾了游客摘下把玩又丢弃在树下的一包皂角,陪我回到了连云港。他把皂角擂碎,汁液盛放在一个玻璃瓶子里封好放进冰箱,叮嘱我每两天洗一次,剩下的做风铃挂在阳台上,风过,皂角发出清脆的响声,那般悦耳。

    半年来,何呈伟每星期都会带几只皂角来连云港帮我把皂角制成汁液,从没间断。我的头发很快长到齐肩,黑黑油油,像玄色的缎子。

    当呈伟陪着我再次来到茱萸寺,拜过菩萨后,来到后山茱萸园圣水泉边的皂角树下,我对他说:等我的头发长到腰际我就嫁给你,做你的新娘。呈伟当时高兴的像个孩子,抱着我在树下转了几个圈。

    现在你看,我终于可以嫁给他了。肖阳,你明白我为何会嫁给这样一个平凡男人了吧?雨薇站起来,一脸幸福地望着我,一头玄色发丝直垂腰际。

    望着雨薇脸庞焕发着的喜气和安详,如一朵开在春风里的野花,而她飘在夜色里的玄色长发,像一缕缕摇曳的蚕丝,每一丝都渗透爱的精华,每一缕都裹着爱的芳香。我之前的惋惜与疑惑终于释然,对他们的真挚、朴实的爱情有了更多的感慨与祝福。

    后记:坐在皂角树下,静静听完肖阳讲述皂角树下的爱情故事,遥想着夏雨薇与何呈伟在皂角树下许下的盟约,感慨他们真挚、朴实的爱情,梳展零乱发丝的同时,也梳理出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虽然他们的爱没有甜言蜜语的华丽词藻,却是沉稳、安静而又温婉如溪水清澈透明的涓涓流淌,是心甘情愿为心爱人付出的无悔。如同生长在洞山上野茱萸花,没有绚丽玫瑰、百合的娇媚浓香、娇艳,却有着朴实淡雅的清香,一种默默装扮着大山的美丽与纯挚的爱!

    这种朴实而又深沉的爱,平和沉静却暗香持久。这种平淡而又深刻的情,虽然没有樱花般浪漫,却如寒梅一般彻骨,如白雪一般纯洁,如大海一般广阔,如清泉一般干冽,这种爱才值得女人一生相托。(魏巍、编审:任红宇)

\
\



分享到:

亚欧能源网  广告热线:010-57131549  传真 010- 57131549  客服QQ:924467170  Email: mxzh2008@163.com    Copyright 2005-2011 aeen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欧能源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 京ICP备12037512

本站网络实名:亚欧能源网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