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故事发生的很突然,小萝莉的爸妈从年长的乡邻口中得知印度一间庙宇具有神奇的祷告疗效,包小萝莉烧香回到家就会开口说话,好心的小女孩在火车暂停的夜晚帮助一只小羊羔从坑中就出,然火车的突然开动让小短腿的她无力追逐,以为尾随客运火车而来的载货列车就是救星,结果就是背道而去,片头就已经如此坎坷,结果碰上了老实人帕万,不得不说,小女孩的眼光非常的准,在印度现在强奸案多发的国家,却是选对了愿意帮助他的善人,电影里有不少在公交大巴上的戏,却无一不是理性,善良之辈,往后的就连偷渡客在这个“真诚”的大叔的讲“道理”下软下了态度,之后的巡逻队队长,以及那个好基友记者也是。偷渡到巴基斯坦的帕万从他人口中得知小萝莉的家,那个风景如画的小村落在克什米尔山区,今天我查了一下印巴冲突的始源之一便是克什米尔,往后又是因为帕万诚实地坚持说自己就是从印度偷渡过来的印度人,就被怀疑是印度间谍神马奇葩的草木皆兵的说法,片中小萝莉认妈妈那段,不得不说这段的景摄以及跟拍非常的美,母女相聚,发生在克什米尔的一个小村落里,以及往后的典狱官良心不泯的帮助帕万逃脱,原本是一人之力,借助媒体,却召集了千千万万的巴基斯坦的群众,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是印度拍的片子,片尾像是暴民那样拉扯印巴边防栅栏大门的戏份有点过,帕万蹒跚走向印度边境线,这个从神庙里祈祷回到家的萝莉使劲得抓着防爬栅栏,果真牵着嗓子喊出了叔叔两字,我TM心都快化了_(:з」∠)_,最后一个镜头帕万抱起小萝莉,我就当做这是真心的,印巴民众都希望将这所谓的宗教,领土,种族之间的隔阂在这一抱之后坦然。

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看印巴人民的共同愿景—让孩子在爱的滋润下长大

印巴冲突:

印度原来是个大国,它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由于殖民主义的入侵,成为英国的殖民地。20世纪上半叶,各国民族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印度也一样,在圣雄甘地的领导下,英国殖民主义者退出印度。但是英国为了自己的利益,1947年支持印度和巴基斯坦分立,分别成立了独立的国家,其中的巴基斯坦有东巴基斯坦和西巴基斯坦之别,后来的东巴基斯坦又改称孟加拉国。

所谓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冲突的历史根源是克什米尔地区,它处于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地理因素”的考虑在这里不起作用。克什米尔的王公是印度教徒,但居民中将近80%却是穆斯林。按照分治方案中多数决定原则,应该归入巴基斯坦;但按照土邦的王公决定原则,显然印度会被优先考虑。因此印巴分治时,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未能得到解决。并在之后,印巴之间爆发了三次战争。



       
电影看到一定的程度后一般就会有自己的类型选择偏向,我自己对中东战争和宗教有很大的兴趣,所以有这类的电影都会去找来看,今天就来讲一部有关印巴冲突的暖心喜剧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是一个印度大叔送巴基斯坦孩子回家的故事,故事的前半部分在印度就是喜剧,后半部分在巴基斯坦就开始动情,大叔和孩子并没有什么大冲突,只是宗教带来的饮食习惯的不同而已,更多的是有“爱”,真正的矛盾是在护送孩子回家的路上·····

威尼斯官方网站,       
沙希达出生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个巴基斯坦的小村庄里,那里风景优美,本该无忧无虑成长的沙希达因为一次意外,让母亲意识到不会说话的女儿将来有可能因为无法出声呼救而失去性命,听村里一个老者说只要去了德里的神殿虔诚祈祷,孩子一定能够开口说话,在村民的聚众讨论下可以知道印巴分治后,过界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但为母则强,母亲还是决定带着女儿去印度神殿,祈求女儿能开口说话过上正常生活。

       
一路上很顺利,直到回程时的夜深里,火车上的乘客们都在休息,在停靠的五分钟时间里,沙希达见一只小羊困在草坑,于是就这么下车解救,再转身时,火车已经启动,追不上也叫不出声,看着火车开走的她不明所以又跳上另一辆火车驶向了印度,母亲醒来时人已在巴基斯坦,就几分钟的路程却需要再办一次签证才能过界寻女,母女两就这么被分割在两个国家········

         
电影到这里一般要有个过度才能引出主角,在警局里,陪伴着父母做笔录的一位老人说了一句充满智慧的话:“在印度,肯定会有一个主的使者来照顾我们的小沙希达”,就这样,这个主的使者也就是电影的男主角猴神大叔出现了,(这里的神猴指的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猴神—哈奴曼神,哈努曼在印度很受崇拜,甚至说只要有印度教存在的地方,普遍供有哈努曼的塑像或画像。)男主角帕万就是神猴的虔诚信者,逢哈努曼神必拜,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从不说谎,我从不做偷偷摸摸的事。

       
 主角一出场就是印度电影很典型的群人唱跳,沙希达就在这样一个欢脱节日里漫无目的的、傻傻的看着猴神大叔帕万和一群人唱歌跳舞····也许是唱跳太过显眼,节庆结束后,小萝莉就一直跟着帕万,猴神大叔本想把孩子放在哈奴曼神殿前,因为他总觉得神会把孩子的父母引来让他们一家团聚,对于孩子走失这种事情第一时间不是带去警局而是去神殿等父母来的思维真的是只能用信徒深厚的信仰来解释了。

       
帕万到底还是放不下萝莉,带着她去了警局,警察和帕万之间的一段话很是幽默:“你不能把她放在这里”“为什么?”“看看她的小脸(很可爱),再看看他们的脸,罪犯、小偷、醉鬼、扒手·····”留在警局不合适,只能带在身边暂时跟着自己住,回家的巴士一路开着,电影用一种很淳朴热情的方式让神猴大叔自己交代了他的成长故事,让观众大概明了了男主角的性格,长得帅气壮硕却相当的憨厚耿直,也直接引出了他的心爱之人拉西卡以及电影之后即将出现的小家的矛盾。

       
 在印度,小萝莉入住了猴神大叔未来的岳父家,还被取了另一个名字“穆妮”,穆妮与他们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共同生活,期间一点一点的冲突和发现就开始了,岳父对帕万的不满和现实赚钱买房赢得岳父认可的压力让帕万陷入一些矛盾中,好在女友拉西卡亲切善良,对男友的举动很是支持,两人在与小萝莉的相处中也发现了穆妮的饮食习惯和宗教信仰,最后也知道了她的巴基斯坦人身份,将她送回巴基斯坦成了当务之急,此时的大使馆因为两国冲突暂时闭馆不开,暗地找人办签证也办不下来,猴神大叔不仅金钱受骗,穆妮还差点被人贩子送去妓院,这下,帕万怒了,决定自己亲自送孩子回巴基斯坦。就这样,没有签证,两个人踏上了旅途,真正催人泪的故事才开始。

       
跨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路上帕万遇到了可以帮忙偷渡的人,成功过境后这个虔诚的信者居然纹丝不动,只是憨憨的说:“获得允许后我才会接着走”,可想而知,边境巡逻队的人看见一个偷渡过来的印度人会有什么样的举动,猴神大叔耿直的交代了自己的偷渡路线,把帮助自己过境的中介都出卖了,被赶回去依旧再爬回来,巡逻队们也不是吃素的,一再过界来“挑衅”,便开始对他拳打脚踢,惹哭了孩子,猴神大叔却忍痛安慰,几番过后,巡逻队长终于松口允许他过境。

       
 过境后,在巴基斯坦的麻烦接踵而来,穆妮的好奇贪玩顺走了警察的手铐,又遇上一个不得志的记者,在记者的胡说八道下,猴神大叔被当成了间谍,从此开始一边帮穆妮找父母一边躲避警察,好在这个记者在清楚事情的原委后,从原本想要挖掘间谍新闻变成了萝莉和大叔在巴基斯坦忠实的保护者,还为萝莉和猴神大叔日常生活有爱点滴做了dv录像,为之后解救猴神回家做了很大的贡献。

       
 一路上,带着一张日历上的风景照,他们四处寻找孩子的家,除了警察的追逐,他们遇到的都是许多好心的巴基斯坦人,凡是有人问猴神“你是从印度来的?”这时,被警察一路上询问吓怕的穆妮不愿意神猴大叔再被打,总想阻拦着帕万开口,希望他能不要那么诚实,但猴神是虔诚的哈奴曼神信者,有问必答,而且相当实在,好在普通百姓都愿意帮助他,冥冥中,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个夜晚,三人在观看记者的dv时,萝莉认出了镜头中一闪而过的妈妈,追寻下总算知道孩子的家乡具体位置。

       
 最后关头,果然拦路的警察出现了,千辛万苦才快要到家,为了让孩子少受折腾,猴神大叔与记者兵分两路,记者带孩子回家,帕万应付警察,寡不敌众还是被捕。原以为警察在清楚猴神大叔不是间谍后会放人,奈何,警察的高层领导不想让这个震惊全国的间谍事件成为乌龙闹剧,同时也为了掩饰警方的无能决定继续关押猴神大叔并对他进行毒打,不合理的压迫就会激起民众的反抗,曾对帕万坚持不懈追击的底层小警察知道自己抓错好人后,不顾上级命令,与记者携手合作,放出帕万,护送他到边境,再利用媒体号召民众一起到边防检查站帮助帕万跨国边境回家。

         
 结局声势浩大,两国民众聚集在边界,爬上围栏,合力推开大门,帕万就在众人护送下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亲人身边,而此时的萝莉也在父母的带领下来到边界,一路窜跑在人群中想要追上恩人,眼看帕万越走越远,惊人的出声喊了声“叔叔”,在各自回到各自的国家之前萝莉和大叔还是团聚了,柔美的背景音乐再加上声势浩大场面中的感人一面,大叔和萝莉的见面真的有赚人眼泪。

         
电影除了感动,也藉由记者的一段发自肺腑的话说出了两国的愿景:“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没有把沙希达当作巴基斯坦人,而只是一个普通小孩子,但是这么美好的故事却卡在了两国的仇恨中,现在,这种仇恨迫使猴神像罪犯一样被关在巴基斯坦,让我们来结束这段仇恨吧,我们必须这么做,我们两国的人民,想要让我们的孩子在爱的滋润中长大,而不是怨恨···”

         
这是一部印度电影,能拍出来并取得不错的票房,说明印度人还是希望两国和平相处的,更何况印巴原本就是同一个国家,并不像其他国与国之间的冲突那么深,宗教之间各自遵守、互不逾越,这也不矛盾。

       
之前一部电影写过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那是两国人民互相仇恨,印巴之间的人民其实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只要印巴在克什米尔保持和平相处,在那里生活的人们真的会很幸福,克什米尔人的生活型态是很纯朴的,生活进程步调也比较缓慢;居民大多喜好和平,所以对于宗教信仰的差异很宽容。让孩子们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是一种幸福,而这种幸福确实需要和平时代,国家的政治和战争只会让下一代的未来蒙上阴影!

网站地图xml地图